★Rock ☆

(*´∀`)ノHAPPY NEW YEARヽ(´∀`*)
红包拿来!щ(゚▽゚щ)

笔·记(一)

喓喓草虫:

不知道什么时候起,我也从简简单单地喜欢写钢笔字,变成寻找一支适合自己的钢笔。


从国产的渣品控中,我转向日系的日用钢笔,再到在不经意间,感受欧系钢笔的书写体验。虽然接触的并不算多,但几次笔聚,与朋友的交流,也摸到了一些有代表的钢笔。自己对钢笔的找寻,也经历了标准的变化:追求过外貌的颜值、迷恋过不同的笔杆材质,也执着过笔尖的明尖暗尖、打磨方式,又对金尖含金量、软硬反馈、书写体验的不同,有过偏执和释然……


明明知道,钢笔这种水深的东西,太多东西是与书写体验这种私人化的标准在一起。而工艺精度、生产年代的变化,甚至让同一型号的量产钢笔,有着现产和老笔的差异。既然是私人化的东西,好多东西,是颇难评价、形诸文字的。但却总想,在遇到过那么多支钢笔之后,用钢笔记下它们的尺寸形制,用淡彩描绘不同的外貌,也用文字,记下一些与他们相逢、值得回忆的故事。 




【本编】


英雄-百乐-写乐。


 


【英雄 hero】
关于我的钢笔记忆,是一支从初中以来,一直伴我的英雄国笔。



暗尖,顺滑。修长的笔身,现在握起来会觉得略细。
大小和662相仿,笔顶的英雄梅花标志,九对羽毛的笔夹设计,纯蓝色金属漆面的笔身,讨厌的橡胶墨囊。岁月已经在这只笔上,留下不少的磨痕,橡胶墨囊因为长时间的染色,渐渐变成发黄的底色。笔身上不知是否有过的型号标注,今日已经不见踪迹。我还有一只写着财会特细662的暗灰色钢笔,与之粗细一致,笔身相仿。唯独蓝色笔顶的天冠,是黑色雕刻的英雄。而灰色笔顶的天冠,是白色雕刻的英雄。据说,这个粗细的笔,英雄曾经出过好几个型号,前后交替,以迄停产。所以,它的型号究竟是何,如今并不知晓。
印象里,那时候的钢笔并不贵,这只型号是5元一支,因为老妈怕我写坏、弄丢、以及在学校里写断墨(事实上这也是经常的事情),一买就是一整版,大约有十二支一打的样子。而在一大堆笔之中,经过了长期卓绝的磨合,也唯独这只好写。从初中到如今,那支笔伴我跨过中学时代、大学时代的钢笔,笔尖很细,刷题甚善,就连后来在书上作细字笔记,也是非他莫属。
直至今日,人们在追溯老国笔的好的时候,也不免唏嘘感慨。其廉价钢笔的品控,永远让人诟病。好写的绝对是廉价利器,差的却手感不佳,总需几经磨合。幸而,浮动在日用神器与渣品质之间的英雄,并不太昂贵,在能开盖试写的文具店,我也会从架上的十余支笔中,挑出一支在纸上试过买下,带着售货员的鄙视的目光扬长而去。
至于和英雄钢笔尖的悲欢离合,也就往往是各式各样的no zuo no die:曾经心爱的不知名的白色英雄暗尖笔,因为弄丢笔袋而不再找到。曾经写得顺手的一支红色金属笔身的钢笔,在一次垂直落地中,摔坏了笔尖……而由于型号众多,我现在都不知道,那些钢笔是什么款式了!
另外一个关于英雄的故事,则是一支我至今不知道确切型号的暗尖钢笔——带着标志的金属笔帽,箭标笔夹,暗黑色的塑料笔身,暗尖设计,其貌不扬,大人们口中的“包头笔“。这是小时候父亲伏案书写时用的钢笔。
父亲写字,总是爱用那支钢笔,配上碳素墨水。无论是卷子签名,作业签名,还是学校简简单单要求的家长回执,还是家里的那些记账本,父亲永远是用那支钢笔。而中学时代的我,一直比较偏爱笔握偏细的钢笔,在审美上,包头笔短小的出尖,也显得其貌不扬。因此,我对那支钢笔,从来就没有太过动心。所以,我从来没有注意过,老爸的那支笔到底是哪个型号,是英雄329,还是英雄616,抑或英雄666?甚至,可能是个英雄100?从外貌上来说,英雄这种钢笔,太像派克51的钢笔了。有一次,有个朋友给我带来一支派克钢笔。打开笔帽,并不识货的我,就脱口而出,这是英雄么?
前两年,616似乎很火,我慕名去买了几支便宜的616和666,但回来发现,现产的钢笔,笔头并不好写,软滑,但是特别不容易写出笔锋,甚至是转折也有一种滑滑的感觉。更没有网上传说中的那么神秘。而且,枣红色、灰蓝色,都仿佛不是我的最爱的颜色。或是偏于暗沉,或是偏于灰调。于是,就渐渐冷淡下去,洗好笔,默默地收在小盒子里,不知道哪一天,再会打开了。 


【百乐Pilot】



作为很早很早就接触到的日本牌子。小时候对日本笔的印象,基本上是百乐、白金、斑马和三菱。当然斑马和三菱的生产线主要是中性笔、铅笔,而百乐和白金都有庞大而悠久的钢笔历史。


白金的钢笔我并不喜欢。但百乐的速写、笑脸、78G,却一直是诸多平价入门钢笔中,颇受欢迎的。


曾经和别人争论过,为什么不用国笔:给出的答案无非就是,品控。从国笔转入日笔,理由则是中文书写的体验。


买十支英雄有十支的手感,写感各不相同,好不容易磨合习惯了到下一次又是新的感受。这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。而百乐很早很早给我的印象就是,基本差不多。我用过六七只速写钢笔,粗细差不多,写感上也差不多。于是我就稳定地喜欢上了这种写感。


速写是我一直很喜欢的一支细尖钢笔。再还不熟悉欧系钢笔的时候,我总是习惯用速写的EF的标准,去做EF粗细的标准:Extra Fine。真的是极细:细小到可能会飞白、断墨,但却能够画出纤细的笔画。适合小字,在书上做笔记什么的,连画画都能勾勒细节,是陪伴我很多年的一款细尖钢笔。至于外貌上,三角的笔握,长杆的笔身也是亮点。黑红的搭配真是我喜欢的。


而笑脸和78G的普及量则很大。我并没有用过太久的笑脸、78G。也许是灰色调不太喜欢,也许是那时候还没有粉色的笑脸,总之外貌不够吸引人。


百乐的设计上,总有几个特别独特的地方。现在慢慢喜欢上了Capless和Falcon。Falcon鹰嘴的设计是适合画画,但与书写汉字无关。(我一直觉得百乐官网说Falcon适合汉字就是为了推销。)。而Capless的方便,要在挤地铁的时候才能体现:掏出笔来,轻轻一摁,在地铁里拿出来记笔记是极其舒服的事情。比起别的钢笔要拧开或者拔开,一个简单轻便的设计,就解决了问题。


当然,capless的笔夹设计,是让我崩溃的。也许这只是我的笔握姿势不对罢了。=。=


 


【写乐Sailor】 




 


知道写乐的时间并不早,虽然其实这也是个有着百年历史的钢笔品牌。但可能和百乐很早的国际化、生产线覆盖钢笔、圆珠笔等不同书写工具有关。写乐的品牌,我是在了解钢笔后才慢慢熟悉的。
写乐其实是个把低端和高端笔区分得极其清楚的品牌。低端的笔尖,雕刻、花纹都再简单不过,显得极无诚意。而到了金笔,其笔尖设计就好看很多。从整体的特点上看,笔尖阻尼适中,各款都比较适合中文书写,同型号笔尖拆卸容易适合鸡尾,上墨器容量偏小,外加上奇怪的限定款很多,俘获不少的少女心吧。
手头的糖果百年,是为了彩墨而入的。写乐的笔尖造型极其低调,胖胖的外形甚至有点丑。但这并不妨碍这是一支略有阻尼,写感不错的钢笔。适合写正楷。比起百乐的顺滑,这款则是适合出锋。
写乐的14k的象牙白,是在少女心发作迷恋白色的情况下,不小心入手的。当时看到不少手帐党的象牙白小鱼雷,感觉是个素颜好搭配——当然,画画的我不会不知道象牙白石暖黄,但是拿到手一看,好黄——难怪拍象牙白的一般都是暖光灯色啊!后来,默默习惯了这样的ivory white,也就觉得挺美的。细尖F的阻尼还算适合,不算特别滑,爬格子自然是没问题。而这一款还有珠光蓝、珠光红,以及其他森田蓝等颜色。不过,写乐的颜色多,笔尖却是可以互换,变化不大。
写乐另一个系列则是21k系列——那个系列,真的是龙的模仿版尺寸。无论是鱼雷的笔头,还是笔尖的大小,都颇有一点像146。但区别也是明显的:写乐令人拙计的上墨器,和活塞尚末毕竟不同。相较之下,与百乐提供con20,con50,con70这三种型号的上墨器不同,写乐只提供一种上墨器,容量不够大。我试过的那款21k的笔尖的弹性过弹。F尖显得纤细而戳纸。在已经习惯了龙的感觉时候,对21k也就是到手解毒。
而写乐另一款长刀,则是一款在中文钢笔中相当具有神话性质的笔——有人控制的好,有人控制不好,有人觉得就是金尖版的美工笔,有人觉得则是行楷利器。也许是我没有合适的宣纸,也许是我的钢笔字不够好,总之,长刀对我来说,一支象牙白的长刀,颜值的意义,或许大过使用了=v=。


【下回预告】 


Lamy、Pelikan、Montblanc

另一个我,走在阳光中


春游植物图鉴——这不是樱花 http://songshuhui.net/archives/92059


米酒插画儿:

【水彩星云视频全过程!!!】


【我那么懒惰但还是拍了星空的过程!!!你们要是不看简直就是在伤我的心!!!】


我会说因为电脑升级premier不能用只能用imoive剪辑的心情好想砸电脑。。。


用手机拍了拍过程,做了个小视频,算是解答一些小伙伴的疑问,我经常回复说星空就是大胆下手,大胆用色,还有人问白点怎么撒~~~视频应该能解答大家的疑问。


画星空我小画幅一般我就是等一次全干 后面看心情 要是4开 我为了细节多我会坚持每加一层细节就等全干了画。。。


画的是十二星座星云之双子座


---双子座,也不是说天天二人对话,不过是他们放大了自我矛盾,两个半圆的星云的碰撞,是一种冲击也是一种融合。


善于面对自我的矛盾,其实应该是自我进步最便捷的方式了吧。


欢迎来我微博玩~~~戳右边--->米酒插画儿

长腿叔叔:

樱花雅而不艳,开时相偎,簇拥而来,谢时同去,一时纷纷,齐开齐落,似云水流逝。摄于日本京都。

长腿叔叔:

若不来京都,尚不能理解三岛由纪夫笔下的《金阁寺》,也不知“清晨入古寺,初日照高林。曲径通幽处,禅房花木深”的清寂。

从《源氏物语》《枕草子》到《古今和歌集》无数名家以自身纤细的笔触书写过京都,而后,时光荏苒,京都又化身为川端康成笔下那座荼蘼之城,洋溢着浓郁的伤感情调的《古都》。